69中文網 > 天下第一 > 949 陶青玉,到

949 陶青玉,到

69中文網 www.mbtsaleclearance.com,最快更新天下第一 !

    “颼”的一聲,赤霞劍已經飛出。

    “你連武器都沒有,看你這次怎么和我打!”站在野外的土地上,楚英雄獰笑一聲,雙掌猛地往前一推,雄渾的內力頓時滾滾而出。

    《烈光劍法》第九式!

    殺死陳冬就在今朝,而且四周無人阻攔,楚英雄當然不會留手,一上來就使了自己最強的一招,各種神級輔助類武技也都提到了最頂層。

    無數光點破空而來,朝著楚英雄身前的長劍匯聚,使得本就光華奪目的赤霞劍更加耀眼。

    “誰說沒有武器就斗不過你?”陳冬冷笑一聲,當即抬起雙拳。

    《九陽拳》第九式:陽光普照!

    同時,《神行步》《力拔山兮》《固若金湯》也都提到頂層。

    這還不夠。

    體內,“飛云霸訣”也被陳冬調動,并迅速和“天地奇書”融合到了一起,一股極其澎湃的力量迅速擴散開來,陳冬從頭到腳的每一塊皮膚迅速變成紅色,就連頭發絲都變得無比通紅!

    兩股內力相融:天地霸訣!

    兩道刺眼的光芒瞬間從空中灌下,迅速將陳冬的兩個拳頭包裹,并形成兩道金色的拳影!

    “出!”

    陳冬一聲力喝,兩道恐怖的金色拳影同時呼嘯而出,所過之處的土地、草根均被炙烤而焦,四周的溫度也疾速上升。

    “這……”楚英雄自然一臉詫異,他沒想到陳冬竟然還會一門神級武技。

    而他的《烈光劍法》第九式竟還沒有催動完畢!

    這就是拳腳類神級武技的好處,雖說攻擊力不太夠,畢竟少了武器催動,但速度是一等一的。

    就那么一瞬間,兩道金色拳影便已無限接近楚英雄!

    不過就在這時,楚英雄的劍招也終于催動出來。

    渾身包裹著金色能量的長劍疾速而出。

    但在距離楚英雄不遠處,便和陳冬的“陽光普照”相遇。

    “轟轟轟轟轟——”

    一系列爆炸聲隨即響起,金色拳影和金色長劍相互糾纏,瘋狂消耗、磨損著對方的威力和能量,所造成的戰斗余波自然也如潮水一般朝著四周擴散而出。

    所過之處,不光是大地被掀翻,那些花草、樹根也瞬間被烤焦,整個空氣里都蒸騰著濃濃的燒焦味。

    因為楚英雄距離爆炸點更近,所以他最先被那些余波所掃中,整個人噴出一口血向后飛出。

    當然,陳冬也沒討得了好,《九陽拳》的攻擊力到底不如《烈光劍法》,也就速度占些優勢而已,所以楚英雄飛出去后,他也飛了出去。

    兩人同時受了重傷。

    如果這是在青云觀內門的武斗臺上,四周有某位長老的內息屏障,那些戰斗余波散不出去,只能由他倆來承擔,那么昏死過去都是板上釘釘的事。

    好在這是野外,一大半戰斗余波并未掃到他們身上。

    所以二人雖然飛出去了,但是并未昏厥,而是各自趴在地上,眼睛直勾勾地盯著對方,都想要先站起來弄死對方。

    楚英雄迅速摸了一顆極品療傷丹藥塞進嘴里。

    陳冬則摸出一顆神級療傷丹藥,沖著楚英雄晃了晃,也塞進自己嘴里。

    楚英雄咬牙切齒,這么下去的話,肯定是陳冬比他更先恢復。

    楚英雄現在就希望父親能盡快趕過來幫自己的忙。

    說來也巧,天上還真的飛過來一道人影。

    楚英雄定睛一看,正是他的父親楚萬豪。

    “父親!”楚英雄激動地叫了一聲,這回可有救了!

    楚萬豪并未答話,繼續朝著楚英雄飛來,接著“砰”的一聲重響,他的身體跌在楚英雄身邊,還把地面砸了一個深坑出來。

    “父親,你這是……”楚英雄當然驚詫不已。

    一只血淋淋的手從坑中伸了出來,接著一個血淋淋的人也慢慢爬了出來。

    楚萬豪受了重傷,無力地跌倒在一邊。

    與此同時,又是“砰”的一聲,一個人落在了中間的地上,正是天煞洞最強弟子夏景龍。

    之前他和楚萬豪一場大戰,楚萬豪當然不是他的對手,被他一番狂虐之后,又被扔到了這里來。

    夏景龍皮膚黝黑,長得也還算帥,站在那里更是極富男人氣概!

    楚英雄一邊攙扶著自己父親,一邊緊張地盯著夏景龍。

    夏景龍如果動手,這父子倆都活不了。

    “我我我我是青云觀內門最強的弟子,你最好別殺我……”楚英雄緊張到話都說不利索了,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只能搬出青云觀來。

    “我也沒想殺你。”夏景龍撇了撇嘴,淡淡地道:“我和你們楚家沒仇,只想阻止你們殺害陳冬。”

    接著,夏景龍便轉身,朝著陳冬走了過去。

    夏景龍不殺楚英雄,陳冬當然也不能強迫他。

    而且夏景龍殺,和自己殺是不一樣的,人家一個天煞洞的弟子,也不可能殺青云觀的弟子。

    身受重傷的陳冬,躺在地上抬起頭來,剛想謝一聲夏景龍,看到夏景龍那雙冷厲的眼,一顆心卻是砰砰跳了起來。

    他知道因為向菲菲,夏景龍對自己一直有些不滿。

    如果夏景龍起了歹心,想趁這個機會除掉自己也不是不可能的。

    而且這荒郊野外的,他把自己殺了,有誰知道?

    楚家父子倒是見證者,但他們巴不得夏景龍這么干吶!

    不是陳冬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因為這世界上心思歹毒的人實在是太多了!

    轉瞬之間,夏景龍便來到陳冬身前。

    即便躺在地上,陳冬也能感受到他身上那股子強烈的殺氣。

    二人,四目相對。

    就連楚家父子都察覺到二人之間奇怪的氣氛了,也是不動聲色地看著他倆。

    夏景龍盯著陳冬看了一會兒,最終還是長長地嘆了口氣,接著渾身殺氣驟然收斂,微微彎腰,將陳冬攙起來。

    就像陳冬猜得那樣,夏景龍有那么一瞬間,是真想在這野外殺掉陳冬的。

    曾幾何時,夏景龍和向菲菲的關系好極了,一個是天煞洞最強的大師兄,一個是眾人皆寵愛的小師妹,平時總有說不完的話,無論怎么看都天造地設。

    自從“綁架事件”過后,向菲菲卻像變了個人似的,雖說還是和夏景龍有說不完的話題,但十次有八次提得都是陳冬,仰慕之情溢于言表、毫不掩飾!

    為此,夏景龍十分痛苦,不知不覺間便把陳冬看做對手,恨不得沖到青云觀去將陳冬殺之而后快。

    但人都有雙面性,有惡的一面,也有善的一面。

    夏景龍痛恨陳冬不假,但要讓他真的殺人,卻又下不了手。

    如果不是陳冬,向菲菲早死了。

    他該感謝,而不是恨。

    人啊,就是這么矛盾而復雜。

    再者說來,如果在這種情況下殺了陳冬,他從此會一輩子看不起自己!

    “陳冬,我帶你回去。”夏景龍架起陳冬的胳膊,說道。

    “好。”陳冬點了點頭。

    夏景龍正要飛起,就聽“颼颼”兩道聲響,又有兩人從天而降。

    正是津城飛豹樓的分樓主丁浩,以及飛豹樓的總樓主陶青玉!

    昨天晚上,因為韓長老的阻攔,丁浩第一時間去上京通知陶青玉。

    得知陳冬就在津城,陶青玉恨不得立刻趕過來,但他當時手頭有一些事正忙,一直拖到今天上午才趕過來。

    一到津城,就見天上“轟隆隆”地打個不停,超過十位通圣級別的強者互相攻擊。

    別說津城,就是整個炎夏大陸,已經有多久沒發生過這種規模的戰斗了!

    作為飛豹樓的總樓主,陶青玉也無意摻和幾個上古門派間的紛爭——他也沒有那個膽子摻和,飛豹樓雖是炎夏大陸第一殺手組織,但地位比起八大上古門派肯定差得遠了。

    陶青玉立刻選擇避開,四處尋找陳冬。

    還真讓他給找到了!

    “哈哈哈,陳冬,我總算是抓到你了!”陶青玉滿是興奮,一張臉因為激動都變得扭曲了,他對陳冬是真的恨啊。

    過去的幾個月,陳冬已經屠過幾個飛豹樓了?

    飛豹樓啊,在炎夏大陸是多少人聞風喪膽的組織,從來沒有這么被人這么捏在手里肆意地玩弄過!

    “恭喜總樓主、賀喜總樓主,這次終于可以為犧牲的兄弟們報仇雪恨了!”站在陶青玉身邊,丁浩一臉諂媚地說。

    “我至少要在他身上穿七七四十九劍,讓他生不如死,嘗盡人間痛苦……”

    陶青玉滿臉獰笑,接著“颼”的一聲,一支青色長劍已然飛出。

    作為飛豹樓的總樓主,陶青玉的實力當然是非常強的,甚至能和各大門派的護法相媲美!

    陶青玉一出手,陳冬必死無疑。

    這種時候,夏景龍袖手旁觀、退避三舍,也沒人會責怪他什么。

    畢竟他確實擋不住陶青玉。

    想到這里,夏景龍便把陳冬放在地上。

    但他并沒離開。

    經過深思熟慮之后,夏景龍還是坦然地站在了陳冬身前。

    “陶樓主,我是天煞洞的弟子夏景龍,我們天煞洞是保陳冬的……你要想殺了他,就得從我的尸體上跨過去……”

    夏景龍站直身體,面色堅定地說。
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