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網 > 我的帝國無雙 > 第八十一章 戰報

第八十一章 戰報

作者:錄事參軍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一秒記住【69中文網 www.mbtsaleclearance.c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月色如水。

    棚車內臥絮上,陸寧愜意的躺靠著,雙足分別踩在一個小木盆中,木盆是滾燙熱水,芭莎和芭蓮各自蹲在木盆旁,為陸寧洗腳解乏,軟綿綿小手揉捏輕搔,弄得陸寧雙腳癢酥酥的,甚至心兒都開始癢了。

    兩個印度麗人都是剛剛沐浴過,紗麗貼的身上更緊,濕漉漉酮體掛著晶瑩水珠,更顯誘人。

    陸寧突然想起一事,笑道:“今天沒見到你們的父親呢,明天我親自去拜訪他。”

    閃電式的婚禮,從頭到尾,都是喜增王出面,雖然其長子,也就是芭莎和芭蓮的父親折羅跟著喜增王出征,但陸寧卻是這個岳父的面都沒見到。

    據說折羅唯唯諾諾特別怕父親喜增王,在父親面前經常做錯事,搞的都中年也在喜增王面前經常失態,這也是其不如弟弟羯羅伐更得喜增王喜愛的原因之一。

    芭莎和芭蓮聽到陸寧要去看自己的父親,立時都驚喜無比,她倆都不善作偽,竟然將嬌嫩小臉貼近陸寧腳面親吻,這是中南部天竺人對最尊貴之人用的禮節,但此情此景,當這兩個深邃美眸的印度美少女嬌嫩小臉肌膚貼到陸寧濕漉漉腳背上時,立時令陸寧身子一激靈。

    想也知道,這姐妹倆其實很憐憫父親在爺爺面前的地位,而她們所嫁的丈夫,卻是爺爺都很忌憚的強大人物,主動說去看她們父親,又怎么不令她們感激涕零?

    陸寧伸手,一左一右,輕輕拉住這兩個印度美少女玉臂,看著這對姐妹花千依百順的風情,心下,便似有一團火涌動,微微用力,兩個異域玉人便被他一起攬入懷中,看著她們俏臉盡在咫尺甚至美眸上長長睫毛都能碰觸到互相對望時的羞澀,帶來的刺激,令陸寧手臂上力氣,不知不覺便多了幾分……

    ……

    接下來數日,逝闡羅都沒有來找陸寧的麻煩,這支覺護王的北路軍,仍如以前一般向西進發,一路沒遇到像樣的反抗,不過,前方也快到真正效忠卡利安尼的一位強大領主的地域,這位領主和逝闡羅實力相仿,是卡利安尼的逮羅王最忠實的領主之一,在逮羅王遇刺身亡后,其據說仍然向逮羅王一族效忠,現今逮羅王一方,推舉的是逮羅王年幼的兒子為遮婁其王,其子也叫逮羅,后世來說,會稱為逮羅二世。

    也就是現今遮婁其王朝舊域,實則是三國演義。

    在遮婁其新都是逮羅王的舊部擁立的逮羅二世,此外就是陸寧的宗主覺護王,第三方,則是曼耶凱達的強大領主優婆羅阇。

    不過,逮羅王舊部自然大多處于觀望中,并不會拼死抵抗覺護王和優婆羅阇,這些大小領主,想的自然是如何能保全自己甚至從這場巨變中多獲得一些好處。

    是以,覺護王的真正對手實則就是優婆羅阇。

    【收集免費好書】關注v.x【書友大本營】推薦你喜歡的小說,領現金紅包!

    而北路軍,果然也在戈達瓦里河一條支流的渡口處,遭遇了效忠逮羅二世的強大領主瑾涥羅的武裝。

    雙方各自都是幾千士卒,隔著大河對峙起來。

    逝闡羅也不急著渡河,即沒有砍木搭浮橋,也沒有從四處征集漁船,倒是要求河東那些歸順的莊園提供更多糧食,顯然準備長期耗下去。

    對岸的瑾涥羅看來也是一般心思,既不修建河岸工事準備迎擊東來的敵軍,也沒有征募船只準備渡河擊退敵人的意圖。

    過了兩天,陸寧才明白,雙方,都是等卡利安尼的消息呢。

    如果覺護王入主卡利安尼,瑾涥羅自然會改旗易幟,如果覺護王戰敗,逝闡羅便會退兵。

    總之,雙方誰也不想真正拼殺,損傷自己的實力。

    ……

    河岸上,陸寧和折羅慢慢踱步,折羅雖然是陸寧的岳父,但本地習俗,女婿和岳父,并沒有什么父子尊卑這種觀念,反而折羅在陸寧面前,小心翼翼的無以復加。

    在這河岸扎營快一個月了,陸寧實在要沒有耐心了,琢磨著,自己該主動出擊了,看來,所謂靜待時機,在印度人世界,根本行不通。

    這段時間,陸寧倒是經常約折羅喝酒聊天,自是無聊之下,逗弄兩個印度小情人開心,也算打發時間了。

    而且這近月時間,陸寧在這對兒姐妹花身上馳騁了數次,卻是漸漸尋到了一些方法,和后宮諸妃這些稀奇古怪方法自然不能用免得自己像什么變態一般,喜愛的妃子,這些甚至自己都要自己稍微解決一下的法門用起來也太過褻瀆佳人,但在印度地和這些異域麗人便不同了,終于可以宣泄自己的欲望又不會每次折騰的情人患上恐懼癥,要很長時間癥狀才消失。

    不過饒是如此,每次手足口舌并用加其他羞人部位的這對兒姐妹花也會累得半死,要修養幾天,陸寧有時候不免惡意的想,這對兒小可愛慢慢的,也算鍛煉身體,不會鍛煉的臂膀生出許多肌肉吧?

    和岳父折羅走在河岸邊,陸寧很快拋開這些胡思亂想,在一個父親面前琢磨著怎么褻瀆人家女兒,終究不太對勁兒。

    “羯羅伐雖然受了一些苦,但其品行不行,以后你還得嚴加管教才行。”陸寧不是第一次和“岳父”說這些了。

    這也是一種心理暗示,因為自己足夠份量,所以一直這般說,“岳父”折羅漸漸的自己也會覺得,他實則有了能處置羯羅伐的權力,羯羅伐在他心目中,地位不會再如以前那樣可怕。

    “是,好……”折羅臉上有一絲苦笑,顯然這心理轉變,一直難以接受。

    便在這時,遠方阿迭多策馬飛奔而來。

    陸寧懶得理會逝闡羅,是以領著自己的五百人駐扎在了幾里外,但阿迭多領著幾人在主營執勤,遇到軍情,便來通報。

    “主人,主人,覺護王大勝,覺護王大勝!覺護王進了卡利安尼,覺護王的神像,已經聳立在卡利安尼城頭!”阿迭多離得很遠就興奮的大喊。

    陸寧無奈揉揉鼻子,這也行?

    又看著自己這忠犬興高采烈的樣子,更是無語,但也知道,在阿迭多眼中,覺護王的地位自然神圣不可侵犯,尤其是,神像都聳立孟買海邊了。
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