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網 > 第九特區 > 第一六四零章 空空如也

第一六四零章 空空如也

69中文網 www.mbtsaleclearance.com,最快更新第九特區 !

    重都中餐廳內。

    秦禹聽完吳迪的報價后,心里已經意識到,二戰區之所以給了如此的低價碼,根本不是什么九區軍部總政在盯著他們,也不是他們拿不出來更多的錢,就只是單純的向秦禹索要回饋而已。

    “小禹,這個價格確實不太公道。”吳迪看著秦禹的表情,立馬補充了一句:“算了,我再跟上面爭取一下,把價格往上抬抬。唉,咱給他們服務了這么多年,我相信這點面子,他們還是會給的。”

    “湊個整,兩億吧。”秦禹心里已經有了決斷:“如果可以,我就把自己手里的股份,產業,全部交出去。”

    吳迪愣住。

    “可可,你能接受嗎?”秦禹扭頭問了一句。

    可可現在心里都在滴血,她當然不愿意以這么低的價格拋售天成集團的產業,尤其是藥業這一塊,她付出的心血比任何人都多。可以說自己最好的金色年華都奉獻給了這里,如今卻要以如此低的價格拋售,她是難以接受的。

    不過,可可終歸不是一個小女人,她已經秒懂了秦禹的意思,所以只能在桌下自己攥著自己的小手,輕笑著回道:“我沒問題。”

    秦禹也讀懂了可可眼中的不甘,伸手拍了拍她的腿以示安慰。

    “小禹,這么做有點道德綁架,趁火打劫之嫌……。”吳迪心里有些過意不去。

    秦禹立馬擺手,笑著說道:“別整娘們唧唧的那一套,咱們多少年的關系了?這點產業跟你幫我的相比,那不算什么。如果不是還有其他股東跟著我,你吳迪一句話,我松江這點東西,完全可以白送你。”

    吳迪聽到這話,只重重地點了點頭,什么都沒說。

    “產業的事兒,咱們盡快辦理,回頭讓可可跟你們找的資本公司對接就OK。”秦禹直接岔開話題:“還有一個事兒,我必須跟你嘮叨幾句。”

    “你說。”

    “老二會留在松江,幫你辦點事情,把后續的事兒都處理干凈了他再走。”秦禹抓著吳迪的手腕:“他和我的感情你知道,現在又瞎了一只眼,你務必照顧好他。”

    “你放心,如果連馬老二我都保不住的那一天,就說明……我也得跑了。”吳迪苦笑著回道。

    秦禹聽到這話,莫名有點擔心:“會有那一天嗎?”

    “我跟你說實話,我現在對未來挺擔憂的。”吳迪嘆息一聲說道:“軍監局是個什么部門?那是總政長官手下最鋒利的尖刀。部隊的人怕我們,那是因為總政長官賦予了這個部門非常強悍的生殺大權,但這種權利人家能給你,也能收回去。近幾年,我爸和一戰區關系鬧得很僵,而以前總政長官是樂意看到這種內部對抗的。但現在時局不一樣了,八區一統,九區內部的大勢力開始抱團,總政部門和沈系,沙系,盧系的關系在大勢下持續升溫,那我爸自然就不討總政長官喜歡了。”

    秦禹聽完后,也是面色嚴肅:“吳叔自己怎么看這個事兒?”

    “他說還有回旋的余地。”吳迪扭頭看向秦禹說道:“我們跟二戰區死抱一把,只要自己內部不出問題,總政暫時也沒招。因為九區的局勢太復雜了,他們想要集中權利,就不能先挑起內訌。不是誰都是顧泰安,說打就打,打了就能贏,你明白吧?”

    “嗯。”

    “期望二戰區內部不要出問題吧。”吳迪笑著沖秦禹說道:“但如果真有一天,我們這幫人不行了,可能唯一能去的也就是川府了。”

    “真有那一天,你來了還是大哥。”秦禹呲溜地舔了一下。

    “哈哈!”吳迪大笑:“別別別,你現在是秦師長了,封疆大吏了,你是大哥。我他媽算看明白了,這年頭當小老弟是最舒服的。”

    話音落,二人對視一眼,會心一笑。

    談完正事兒,吳迪一天也沒在川府停留,立馬趕回九區,開始聯系二戰區的軍方資本,準備接盤秦禹的產業。

    ……

    重都的街道上,飄起了小雪,整個城鎮銀裝素裹,景色美不勝收。

    可可雙手插在羽絨服的兜內,束著一頭秀發,低著頭,故意用腳吱嘎吱嘎地踩著積雪,漫步前行。

    “生我氣了?”秦禹問。

    “沒有,有點鬧心。”可可難得漏出小女人的姿態,噘著嘴回了一句。

    “迪哥是個仗義人,他說不出太難聽的話,也不好意思欺負我這個兄弟。”秦禹背手說道:“但咱們得自己領會出他帶來的意思。”

    “我知道,二戰區是在索要回饋。”可可將下巴縮到圍脖里,輕聲回道:“一個戰區,背后站著多少軍方資本,怎么可能缺這點收購的錢?價格壓到兩億,就是想讓你報恩而已,這我懂……可我就是不舒服。”

    “周司令幫我們不少了。”秦禹嘆息著說道。

    可可突然抬起頭,大眼睛中竟含著淚水:“……道理我都懂,可我就是舍不得。忙活了這么多年,我把最好的年華都放在了松江……到頭來,事業沒留住,愛情……也沒留住。”

    秦禹聽到這話,如若遭受雷擊,呆愣在原地。

    “我……我特么委屈。”可可在這一刻,終于克制不住內心的情緒,故意半仰著頭看向天空,但眼淚還是止不住的從臉頰滑落。

    秦禹看著她,揪心無比。

    “你滾吧,我自己待一會。”可可雙手插在衣服兜內,脆生生地攆了一句。

    秦禹稍稍遲疑一下,伸手摟住可可的肩膀,低頭說道:“松江沒了,我一定在川府,給你建起來一個最大的藥業公司!”

    可可聽到這話,徹底崩潰,趴在秦禹的肩膀上失聲痛哭。

    這么多年了,她一直愛著的男人已經結婚了,有孩子了,而她引以為傲的事業,就在剛才也已經不復存在。

    她大夢了一場,夢到了一切美好,醒來卻發現,空空如也。

    情感漸進,風雪彌漫。

    不遠處的越野車內,喪少抻著個脖子,激動地喊道:“猛哥,猛哥,快看,摟上了,摟上了……!”

    “我摟尼瑪呢!”察猛上去就是一巴掌:“那是戰友間的安慰,懂嗎?!都他媽把頭給我轉過去,用最快的速度把大腦格式化,忘掉這個事情。”
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