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網 > 商海風云 > 第1379章 向北登場了

第1379章 向北登場了

69中文網 www.mbtsaleclearance.com,最快更新商海風云 !

    客客氣氣的送走了老者,他返回房間,認認真真將每個角落又檢查了一遍,卻仍舊沒發現沒有發現什么蛛絲馬跡,站在客廳里思忖片刻,索性出了家門,到樓上查看了一番。

    老者說得沒錯,隔壁和12樓和13樓都沒有入住,十四樓也只是入住了一戶,而且還是另外一側,中間隔了三層樓板外加一堵墻,聲音根本不可能傳到十樓去。那這聲音到底是哪來的呢?帶著深深的疑問,他重新回到自家門前,打開手機的電筒,對著門鎖反反復復的研究起來。

    碧水園的所有入戶門都采用的目前市面上最先進的指紋鎖,其安全性和可靠性還是相當不錯的。除了指紋可以開鎖外,還配備普通鑰匙,主要是怕識別設備萬一失效而導致無法進入。在手電的照射下,鑰匙口處一道并不明顯的劃痕映入了眼簾,這令他的心頓時就提了起來。

    鎖眼是隱藏在滑蓋面板下的,而用指紋開鎖的話,是根本不需要打開滑蓋的。而這道細微的劃痕是哪兒來的呢?會不會是曉妍不小心弄的呢?他穩了穩心神,拿出手機撥通了顧曉妍的電話。

    “曉妍,咱家的房門是不是還有備用鑰匙呀?”他若無其事的問道。

    顧曉妍一愣,隨即笑著道:“當然有備用鑰匙啊,咋了,你指紋不好用了呀?”

    他也笑:“不是,我剛剛到家,開門的時候忽然想起這個事,萬一指紋不好使了,比如沒電了啥的,我總不能在外面蹲著,等你回家吧。”

    顧曉妍聽罷,咯咯的笑著道:“怎么可能,指紋鎖的電池能用很長時間,而且會提前報警,提示你更換電池的,即便真有了故障,也沒必要在門口蹲著,鑰匙我放在姥爺家了,不過從來沒用過,都沒開封。”

    他嗯了聲:“那我就放心了,不過得批評你啊,這么重要的情況,怎么不和一家之主匯報呢?”

    顧曉妍哼了聲,又詢問了吳迪的傷情,并說后天下午就要回平陽了,他哼哈的答應著,腦子里卻在盤算著如何應對當下的局面。

    “對了,你去衛生間里看了沒?那個.......沒事吧?”顧曉妍小心翼翼的問。

    “看了,沒事。”他平靜的道:“我還要去公司,等晚上沒啥事再聊吧。”

    掛斷電話,他沉思片刻,在腦海中大致勾勒出了整個事件的過程。

    今天凌晨,趁著黎明前濃濃的夜色,一個神秘人潛入樓中,他應該沒乘坐電梯,因為電梯轎廂中有監控設備,會完整記錄他的行動軌跡,所以,肯定選擇的是爬樓梯。

    順著樓梯上到十一樓,輕而易舉的打開防盜門,然后小心翼翼的進入家中。也許是不想驚動我吧,他并沒有像在楊琴家里那樣,把房間翻了個底朝天,而是非常謹慎的搜索。

    兩個人新婚不久,家里的東西并不很多,不少抽屜都是空的,幾乎一目了然。表面搜過之后,他又懷疑房間里藏有夾層或者暗格,于是便用小錘輕輕敲打墻面和地面,以便從聲音上做出判斷。他一定非常小心,聲音也并不大,卻萬萬沒想到,樓下住著個重度神經衰弱的患者,居然連這點輕微的響動都受不了。九點多鐘,鄰居上樓一敲門,把這家伙給驚著了,于是便趕緊逃之夭夭了。

    他奶奶的,這未免也太恐怖了吧!他恨恨的想道。如果上述推測全部正確的話,那至少可以證明兩點,第一,此人對我和曉妍的行蹤掌握得非常準確,所以才會不慌不忙,第二,也是最可怕的,此人幾乎認定,他想要找的東西就藏在我的家里,這就意味著,他不會就此罷手,極有可能再來第二次甚至第三次。

    不行,得換個地方,家里確實不夠保險了,實在不成,還是先暫存在公司的財務中心吧,畢竟那兒的監控設備齊全,金柜的防盜級別也高,總之比家里安全多了。

    這樣想著,趕緊進了房間,將牛皮紙袋子取出,又找來膠帶,將牛皮子袋子里三層外三層纏了個結結實實,然后往腋下一夾,快步出了家門。

    駕車返回了公司,直奔財務中心孫紅彬的辦公室,進屋之后也不吱聲,先是將房門反鎖,孫紅彬被他的舉動給整懵了,愣愣的盯著他問道:“關門干嘛?有啥秘密咋的!”

    他走過去,將纏得結結實實的牛皮子袋子遞過去,沉著臉道:“這東西放你保險柜里幾天。”

    孫紅彬伸手接過,掂量了下,皺著眉頭問道:“這里面是啥?錢?”

    他點了點頭,不料孫紅彬卻把嘴一撇:“忽悠我是吧?這個分量,連二十萬都沒有,你后備箱里拉兩麻袋鈔票都照樣滿世界亂竄呢,這點錢還至于放保險柜里?”

    “你廢話這么多呢?讓你放就放唄。”他不耐煩的嘟囔道。

    孫紅彬卻把臉一沉:“我的陳總經理,既然要放在我這里,當然得問清楚啊,這管錢管物的工作半點也馬虎不得,不把話說清楚,萬一有個閃失,還不被你把褲衩子都訛沒了呀?算了,你要是不說也成,那就另請高明吧,本人恕不接納。”

    孫紅彬做事,向來都釘是釘鉚是鉚,極其認真,而且是個犟脾氣,連胡介民在位之時,都得給三分面子,他更是干瞪眼沒著了,于是只好陪著笑臉道:“對不起啊洪彬,不是我不說,實在是太復雜,一句話兩句話說不清楚,總之,這個忙你務必要幫,放心,東西只是暫存幾天,我很快就拿走。”

    聽他這么說,孫紅彬也不便再拒絕,只好轉身開了保險柜,將東西放了進去,然后苦笑著道:“你啊,總是搞這些懸乎事,真是愁人。”

    他往沙發上一坐,無奈的嘆了口氣,這想說點什么,手機卻響了,拿起來一瞧,竟然是向北的來電,頓時眉頭便皺了起來。

    “向總,您好啊。”電話接通之后,他很客氣的說道。

    向北的聲音依舊平靜:“小陳啊,怎么樣,有時間出來坐一坐嘛?”
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