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網 > 重生成偏執霍少的小仙女 > 第562章 四目相對

第562章 四目相對

69中文網 www.mbtsaleclearance.com,最快更新重生成偏執霍少的小仙女 !

    霍寒年是來到滇北后的第五天離開的。

    他肩膀上的傷,已經好了不少。

    周珩在王宮里宴請了他和陌湛,最后派了一支護衛隊送他離開。

    溫阮作為滇北王妃,陪著周珩一同宴請了他們。

    全程,霍寒年都沒有看過溫阮一眼。

    面色酷寒,眼神冷漠,完美詮釋了什么叫做陌生人。

    溫阮說不出是種什么樣的心情,但她知道,這樣的無視,是兩人最好的相處模式。

    溫阮和周珩一同送霍寒年和陌湛到了宮殿門口。

    就在霍寒年準備上車的一瞬,一抹小小的身影跑了過來。

    “酷蜀黍!”

    小櫻桃跑到了霍寒年腿邊,看著軟軟糯糯的小丫頭,霍寒年心里有著說不出來的復雜。

    這是溫阮和滇北王的女兒,原本他該討厭的。

    可看到小丫頭用那雙黑葡萄般的大眼睛看著他,他心口,便一陣莫名發軟。

    不忍對她冷眉冷眼,面色酷寒。

    霍寒年垂下眼眸,鋒銳凌厲的輪廓稍稍柔和了幾分。

    小丫頭今天穿著件粉色的蓬松公主裙,烏黑的長發垂在腰間,頭上戴著水晶發箍,小臉兒白白嫩嫩的,讓人看著忍不住想要捏一下。

    雖然年紀還小,但小丫頭已經是十足的美人胚子,長大后,應該會像她媽咪那樣傾城絕色。

    霍寒年并不喜歡小孩,但和溫阮最甜蜜的那段時間,也曾幻想過,若是將來他們有了孩子,若是能生一個像她的女兒就好了。

    而現在,她和別的男人有了可愛漂亮的女兒——

    胸口忽地一疼,就像被蜜蜂蜇了一口,疼得不明顯,但密密麻麻的,還是讓他微微皺了下劍眉。

    霍寒年臉上細微的表情變化,讓小櫻桃捕捉到了。

    “酷蜀黍,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呀?”

    霍寒年躬下身,修長的手指摸了下小丫頭頭頂柔軟的黑發,“蜀黍沒有不舒服,只是要離開這里了,不知什么時候再能見到小櫻桃,有點舍不得。”

    “真的咩?”小櫻桃睜著黑亮的大眼睛,粉雕玉琢的小臉上露出甜甜的笑容,“那等小櫻桃長大了,就做酷蜀黍的女盆友好嘛?”

    聽到小櫻桃的話,霍寒年棱角分明的俊臉上露出一絲淺笑,“等你長大蜀黍就老了。”

    “不老不老,蜀黍肯定還是會很帥噠!”

    小櫻桃獻寶似的拿出一幅她畫的畫。

    畫上,她和酷蜀黍抱著小咪一起坐在樹上看星星。

    “蜀黍,你回去后,要是想小櫻桃了,就將這幅畫拿出來看看哦!”

    霍寒年接過畫,看了眼,點了下頭,“好。”

    溫阮和周珩站在不遠處,兩人都沒有阻止小櫻桃靠近霍寒年。

    溫阮看到霍寒年和小櫻桃之間的互動,心里五味陳雜。

    周珩倒是有些好奇,“她挺喜歡冷少主的。”

    “前幾天,冷少主救了小咪。”

    周珩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小咪是小櫻桃最喜歡的寵物,平日里一人一貓形影不離,也難怪她會如此喜歡救了小咪的冷少主。

    霍寒年上了車。

    車窗降下,他抬起手,跟小櫻桃揮了下,黑眸落向周珩,朝他點了下頭后,收回視線。

    自始至終,都沒有看溫阮一眼。

    ……

    尼都。

    霍寒年回去后,將細作交給了南宮嘯。

    從他派去暗殺霍寒年的人沒有消息傳回來后,南宮嘯就知道他們失敗了。

    霍寒年平安回到尼都,以斯伯恩家族在這邊的根基和勢力,南宮嘯短時間內是不會再對霍寒年動手了。

    “寒年,你是菡兒的駙馬,我很器重你,冷訣不在了,我希望你能來我身邊,接替他的職位。”

    “主君,這次去邊境抓細作,我受了傷,暫時可能幫了不你什么,我想休息一段時間!”

    南宮嘯拍了拍霍寒年肩膀,在他受傷的地方,暗暗加重力度,“寒年,你是個聰明人,識時務者為俊杰,誰是K國的王,你心里一定要清楚這點!”

    霍寒年微微勾了下唇,“我自然知道。”

    “那就好!”

    回到冷宅,霍寒年休息了兩天。

    這天晚上,他接到秦放的電話。

    自從他想起一切后,就跟秦放他們有了聯系。

    秦放過幾天要來尼都參加一場籃球比賽,經過這幾年的努力,秦放已經成為了國內家喻戶曉的籃球明星。

    他如今成了籃球隊隊長,一年四季,除了訓練,就是和他的隊員們一起比賽。

    秦放已經有四年沒有來過尼都了,再次來這里這里,他恍若隔世。

    他和隊員一同從機場VIP通道出來,一出來,他就給霍寒年打了電話。

    “年哥,我今晚有空,好久沒見了,要不要見一個?”

    “我定好地點,等下發信息給你。”

    “好嘞。”

    一行身高腿長的運動員出來,瞬間引起了全場轟動。

    與此同時,一個長相俏麗的女孩,正等在接機口,看到一抹纖細的身影出來,她跳起來揮揮手,“喬苒姐!”

    女孩的這一聲大喊,讓走在一行運動員中最前面的那位,猛地停了下來。

    他一停,其他人也跟著停下來。

    接機的粉絲,拿著手機拍照的同時,瘋狂尖叫。

    小琳生怕喬苒看不到她,她在一群粉絲的尖叫聲中,大聲喊喬苒的名字。

    “老大,怎么停下來了?”秦放身后的一個男生不解的道。

    秦放將架在高挺鼻梁上的墨鏡推到頭頂,他側頭,朝普通通道看去。

    他視力好,一眼就看到了喬苒的身影。

    其實這幾年,并不是沒有見到過她。但都是在電視上見到的她。

    她已經畢業了,現在尼都電視臺工作,她成了一名新聞記者。

    每次她采訪的節目,他有時間了都會觀看。

    她今天穿著一件掐腰小西裝,里面是白色雪紡衫,下身一條黑色鉛筆褲,白色板鞋,手上拖著行李箱,走路如風,扎成高馬尾的長發隨著走路左右擺動。

    她很快就走到了叫她的女孩面前,兩人不知交談了什么,她突然抬頭,朝他這邊看了一眼。

    他們中間隔了不少人影,秦放不知道她看到他沒有,但是他一眼,就看到了她。
乐体育